苍山负雪

  (是一些句子的整理:-D)

  (按某个系列的时间线:-D)

  (非专业向)

  

  “疑行无名,疑事无功。且夫有高人之行者,固见非於世;有独知之虑者,必见敖於民。”

  “治世不一道,便国不法古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臣闻之,弗知而言为不智,知而不言为不忠。为人臣不忠当死,言不审亦当死。”

  “若善守汝国,我顾且盗而城。”

  “臣闻之,积羽沉舟,群轻折袖,众口铄金,积毁销骨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”

  “亡国不可以复存,死者不可以复生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是以太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太山不立好恶,故能成其高;江海不择小助,故能成其富。”

  “与死人同病者,不可生也;与亡国同事者,不可存也。”

存梗

一些很想写,但基本上有生之年才会写出来的一些东西 =) 


1. 嬴驷×张仪

回到魏国的张仪在醉酒后,见到了被放逐的少年嬴驷

「我们都知道,您会是一位明君。」

「拓土以强国,国强而民自安。」


2. 智子×程心 (非cp向?)

威慑失败和小宇宙时期的种种

「我们知道,你会成为执剑人。」

「不过我们也知道,你不会按下那个按钮。」

「这也是你成为执剑人的原因。」


3. 嬴稷×白起 

只是很想写,目前没什么灵感

稷哥太渣了,以至于没什么想说的

「我有故人抱剑去,斩尽春风未肯归。」

「剑是寡人赐予他的。」


4. 跳跳个人向/虹跳友情向

跳美人离开青龙门到魔教卧底的十年。

「故乡迢迢乎远矣,往事怎堪入梦?」

「我本江湖一闲人,四海为家看风景。」

「风雨十年,又怎会不沾染些路边溅起的泥浆呢?」

【旌奚】夜半叙话【短/FIN】

清理电脑发现的旧稿,第一次发文就献给带我走进lofter的CP吧

时间点在银锁相认之后的那个晚上

非常意识流且短小,大部分都是心理活动。标题即情节,又名《林姑娘在思考自己为什么喜欢上这个二傻子》以及《天啊,还好这银锁是林奚的》

我流旌奚,ooc属于我

有参考原著中的语句



想起白日里的种种,萧平旌坐在席间,摩搓着林奚交给他的银锁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。


“在你拿出这枚银锁的时候,我以为,与我有婚约的那个女孩子找过来了。”


“我曾想过很多很多次……”


“与我定有婚约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子的……”

 


母亲自小便对他说,这世上有一个女孩于他来说是与众不同的,理应他去照顾、保护的。他也曾无数次地想过那个女孩生活在什么地方,是个什么模样,生的什么性情。会像蒙家姐姐吗?英姿飒爽,明艳张扬。还是像荀家安如妹妹?彬彬有礼,温婉可人。还是像……


不,或许她也只是像自己。


只是……

 

 


“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我从未想过那个人竟然是你。”

 


他抬眼看着林奚。 

目光温柔又笃定。


林奚与他对视,莞尔一笑。


他比起前几年已大有不同,几年的沙场浮沉,几年的江湖归隐,一朝起兵勤王,最后归于平静。多年来的起起伏伏,早已将他的浮躁之气磨去大半,虽说少年心性犹在,但更多的是沉稳笃定,是历尽千帆尘埃落定的淡然。

 

 

与萧平旌不同的是,林奚在幼时便知道自己与那长林二公子定有婚约。因为父亲的事,母亲当年一直躲避长林王府,对往事念念不忘,神思郁结,没过多久,便撒手人寰。


“嫁给从军之人,日日惊惶的滋味,娘最有体会,王府富贵终如烟云,娘不希望你重蹈覆辙。”


实际上林奚却并不抵触自己嫁给从军之人,保家卫国本就是男儿的责任。她害怕的,她抗拒的,是那个王府,是那个看起来繁华一片的帝都。


她年幼跟随师父行医之时,走街串巷,也听过不少故事。其中就有当年赤焰一脉忠贞为国,却为他人作嫁衣裳一节。虽有十三年后的沉冤昭雪,但终究意难平……

还有那位雪夜薄甲,逐敌千里的少年将军,那个传闻中金陵城内最明亮的少年,也终是因为权力的斗争,陨落在北境的梅岭……


朝局复杂,人心难测,每个陷入金陵的人都像一芥浮萍,经受着权力倾轧、朝堂纷争,每个人都身不由己。且对自己而言,一入侯门深似海,自己一旦嫁进了长林王府,只怕是余生便只会成为王府大院的内宅妇人。


她自小便有神农之志,想游历各国,尝遍百草,编成总集,惠泽世人。一旦嫁进王府,她的理想,她的目标,和她这个人,就会一起被囚禁在那四方天地里,再无可能获得自由。


她一开始的冷淡,不仅仅是因为初识时这个“不过如此”的长林二公子,更想去躲避这个与自己有着婚约的人,躲避那个权力铸成的囚笼。


可是啊,可是啊,后来她看到了他与世子的手足情深,看到了他的仗义直率,看到了他的飞扬跳脱,他……大概就是那种戏文里常说到的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吧。

 

是从什么时候心动的呢?

是他自称“寒潭小神龙”的时候吗?是他日日来济风堂帮助自己处理事务的时候吗?是他说出“还是江湖悠远,舒服自在”的时候吗?是他在自己耳鬓插上那只桃花的时候吗?还是他借酒消愁,月下舞剑的时候?

林奚不知道,也说不清。


林奚还记得平旌舞剑的那晚,月华如水,微风渐起。他虽醉酒,愁愤难消,却自有一股少年意气,长林风骨。


少年人啊,风华正茂,胸中有沟壑,眼中有希望。他吟着《蝉赋》,这是他的气节。

“皎皎贞素,侔夷节兮;帝臣是戴,尚其洁兮。”


林奚知道,她逃不开了。


“我曾想过你的样子,能认识你,我很开心。”

 

 


是啊,能认识你,是我此生最开心,最幸福的事情了。

 

 


林奚此刻却突然想打趣一下萧平旌。

“那如果我永远也不出现了,你怎么办?”


听到这个问题,萧平旌只恍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除夕夜,那个时候大哥也在问他,问他对于这个从小就定下的婚约的看法。


他当时并不觉得这是一种束缚,反而增添了多种可能性。

但无论最后是否会在一起,他都希望这个女孩能平安喜乐。


现在他对这个女孩的想法一如往昔。


他牵起面前女孩的手,她的手不似普通闺阁女儿那样。多年的行医采药让她的手多了几分粗糙,但却更有力量。他仍然视如珍宝。她的目光仍和初见时一样,明亮,坚定,温柔。



此时,周围只听得见若隐若现的蝉鸣,月色皎皎,透过窗泻进房间里。林奚望着萧平旌深情的目光,听到他说:

 

 

 

“我会希望这个女孩平安喜乐,此生能有个好的结局。”

  

  


  

“今夜月华如水,不知林姑娘可有兴致共赏?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红尘自有波澜,你愿意与我此生相守,永不分离吗?”

“我愿意。”







FIN.

“知道可能面对的困难和痛苦,在死亡的恐惧中不断挣扎,而仍然能战胜自己,选择这条道路,才是真正的勇气。”